当前位置:首页 > 直销媒体 > 反传销网 >

“大蒜电子盘”死灰复燃,牡丹国际取道宗易汇牵手“天香倾城”?

文章来源:头条资讯平台 发布时间:2019-06-12 15:27:36 浏览:
      有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已累计有3.1万家以上互联网金融平台,包括微盘平台、网络借贷、互联网资产管理、网络众筹等21类互联网金融业态。无论是数量,还是规模,中国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已经稳居世界第一。但互联网金融作为传统金融行业与互联网相结合的一个新兴领域,在它的发展过程中,由于制度的不完善,难免会给一些别有企图之人以可乘之机。

 
      比如在最近就火起来了一个“牡丹国际现货交易中心”,这个号称经山东省金融工作办公室批准设立的大宗商品交易场所是什么来头?它为什么被称为“大蒜电子盘”?宗易汇作为其交易媒介,又有哪些“黑历史”?不久前,牡丹国际官网发布声明称“从未在线下、网络上进行任何形式推广活动,从未推广任何项目投资,从未承诺任何固定收益”后仅仅四天,其事业部负责人就在即将开盘的“天香倾城”推介会上为其站台,这究竟是牡丹国际阳奉阴违,还是天香倾城瞒天过海?
 
 

 
 
 

金乡大蒜,高危行业

 
 
 


 
      据了解,由山东水发天源集团、菏泽交通集团等多个股东共同发起牡丹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15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都是智德学,总经理王怀海,公司总部位于山东省菏泽市。2018年3月30日,牡丹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正式接入鲁清所(山东交易市场清算所有限公司 ),成为省内第七家开展统一登记结算的现期之间大宗商品交易市场。


 
      在牡丹国际商品交易中心的上市品种中,共分为大蒜频道和牡丹频道两个板块。其中,在大蒜频道中,其官网多是宣传“金乡大蒜”,其信息提供方包括大蒜贸易网、中国大蒜网、中蒜大数据以及蒜通天下。将金乡大蒜与现货、电子盘这样的名词联系在一起,仿佛还是不久前的事情。用途广泛的大蒜不仅可作食材,在近几年还成为投资和投机者眼中跌宕起伏的风云投资品种,大蒜之都山东金乡蒜价的涨与跌,一直以来都是大蒜市场的“晴雨表”。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自2006年山东金乡出现第一个电子盘,金乡及周边先后成立过寿光盘、龙鼎盘、金乡盘、鱼山盘、恒利盘、恒丰盘、国兴盘等一系列大大小小的电子盘。但是,这些电子盘多则一两年,少则几个月,无一例外地以崩盘告终,携款潜逃者更是不在少数。“电子盘对于现货交易并没有太多的参考意义。大蒜电子盘的经营者受利益驱动,出现违规操纵,让电子盘价格偏离现货价格。”这是金乡县商务局副局长周保华的态度。
 
      2009年以来,山东省已发生数次电子盘崩盘事件,导致数千人数十亿元的财产损失。2012年,国兴电子盘(山东国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隋东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抓,国兴电子盘也遭查封,这是国内从事大蒜中远期交易的电子盘垮掉的第四个,前三个为日照龙鼎盘、金乡国际大蒜交易所和江苏盐城恒丰盘,在当时,除龙鼎盘的股东及高管涉险脱身之外,其他3个电子盘的老总均被立案调查。
 
      2014年7月,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青岛金智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相继崩盘,投资者数亿元资金不知去向。而在金乡,长期以来仍有不少人热衷于电子盘投资。调查发现,在崩盘的电子盘中,充斥着制度监管缺失、游戏规则无序、参与者混乱,而像山东农产品之类的电子盘,自开盘之日起就注定了崩盘的命运。
 
      国泰君安高级分析师吕爱文分析说,交收不畅,投机者无法在期货、现货之间套利,套保者无法套期保值,此类市场就完全失去了其存在的意义。吕爱文还分析到,此类市场面临着监管的空白,“对于这么专业的市场,没有专业的监管部门,没有明确的适应法律,地方工商部门、商务部门批了之后就能开业交易,其中自然蕴藏着极大的风险。”
 
      难怪有人在当时感叹大蒜电子盘成了高危行业。事实上,除了大蒜产业的特性外,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的整体乱象仍未得到根本改观。一些电子盘操纵市场,用虚拟资金控盘、恶意拉升打压,挪用客户保证金,限制现货交收等,使盘面沦为了彻底的投机场所,脱离了为现货服务的本质。
 
      从前两年大蒜电子盘的关闭,到被誉为“蒜业华尔街”的南店子大蒜市场因修路停止提供交易场所,大蒜市场看起来似乎正在慢慢回归理性,但随着牡丹国际的横空出世,金乡大蒜的热度是否又会卷土重来呢?
 
 

 
 
 

天香倾城,制度解析

 
 
 


 
      最近,一些名为“金诚法援”、“益民法援”、“专业止损”、“启众法律咨询”的微信公众号似乎盯上了牡丹国际,并声称只要联系他们,这些人就会向牡丹国际的受害方提供相关法律咨询与帮助。


 
      调查发现,牡丹国际最近身处多事之秋的原因,多是与菏泽天香倾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团队的宣传有关。



      在调查过程中,我们进入到一个名为“财神体系牡丹产业现货挂牌”的微信群,该群里面的群员称“牡丹国际”为“天香倾城牡丹国际”,这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在近日天香倾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挂牌入驻牡丹国际商品交易中心,以现货挂牌交易方式来进行商品交易。经查,菏泽天香倾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5月17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王江峰,总经理张志良(一称张自良),股东有菏泽尧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认缴490万元)和菏泽中夏文化遗产保护发展有限公司(认缴510万元)两家企业。值得一提的是,菏泽中夏文化遗产保护发展有限公司也是在今年3月11日才刚刚成立。


 
      在天香倾城牡丹国际的宣传材料中,他们常常将自己与四川大宗进行比较,四川大宗是一个怎样的交易中心呢?近日,有网友反映四川浩瀚大海商务有限公司以“四川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平台”为名,以单边上涨盈利的引诱宣导,通过多层级奖励的模式发展人员投资交易,具有涉传嫌疑。
 
      书归正传,接下来,我们再来看看所谓“牡丹国际”的入门规则,据相关宣传资料介绍,其制度共有四点优势:
 
      第一点,零批利润
      周一交易,买进10张原价200元的仓单可配售1张2折40元的折扣仓单(天香倾城的主要产品为牡丹花蕊茶),即总投入为2040元。他们是按照“T+5交易”进行操作的,即到下个周一卖出11张仓单,按原价200元出售,既可获得2200元,赚取利润差价160元。按70%现金+30%积分计算,也就是112元+48积分。
 
      周一至周五单可每天交易一次,T+5周期天天售卖赚取差价,且周周循环,每单赚112元现金,每周有4天买卖收益,合计赚取差价448元现金,一个月4周合计赚1792元,第五天的收益交割产品提货。


 
第二点,组团整批利润
A推荐B,可以获取B认购折扣仓单数量60%的配票,比如,B交易5次,A又获得3张折扣配票。收益为3*160=480,480*70%=336元,480*30%=144积分(每次交易重复获取)。


 
第三点,辅导奖
拼团1人奖分享奖配票的20%;拼团3人奖分享奖配票的30%;拼团5人奖分享奖配票的50%。

 

 

 
第四点,代理奖
批发商:拼团5人,团队30人,享有团队10:1配票;     
县级代理:拼团5人,3个达到批发商级别,享有团队8:1配票;
市级代理:拼团5人,3个达到县代理级别,享有团队7:1配票;   
省级代理:拼团5人,3个达到市代理级别,享有团队6:1配票;    
一级代理:拼团5人,3个达到省代理级别,享有团队5:1配票;

 

 

      2019年6月11日,“2019中国·牡丹产业市场发展论坛暨天香倾城现货挂牌牡丹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推介会”在菏泽总部举行,据入会者透露,到达会场的人数超1500人,该项目也就此进入正式开盘阶段。


 
      牡丹国际商品交易中心事业部负责人孔庆硕出席了本次活动,调查发现,孔庆硕名下有一家名为菏泽开发区丰源牡丹有限公司的企业,而这家公司也是牡丹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的众多股东之一,由此可见,天香倾城的所作所为,毫无疑问是被牡丹国际看在眼里的,甚至可能是给予了支持的。

 

 


 

 
 
 

北京直通,争议频生

 
 
 


 
      说到微信群,我们又“稀里糊涂”地被拉入到了一个名为“牡丹国际网上营业厅”的微信群。这个群里有位自称“牡丹国际助理”的人,此人声称牡丹国际是一个大蒜电子盘,收益方式是用现货20%保证金交易,相当于投资资金放大了5倍,收益和亏损也放大5倍。

 

 
 
      天香倾城的制度在上文里讲完了,那么怎么从牡丹国际上面进行交易呢?据其介绍,下载“宗易汇”APP,进入首页,点击下面的“行情”,选中上面的“订单类”,选中“牡丹国际”返回即可。
 
      据了解,宗易汇是面向大宗商品电子商务的第四方全方位服务平台,其微信公众号的经营主体为北京直通网科技有限公司。经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关键,股东有钟铃与北京宗易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大股东),目前,北京直销网的西城分公司与济南分公司都已经处于注销的状态。

 

 
      再往下查,我们发现北京宗易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关键,该公司的唯一股东为北京众易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据悉,众易汇公司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同样也是关键。

 
 
(关键)

 
      然而,宗易汇自推出这几年来,骂名已经牢牢地背负在它的身上了。
 
      如今,在宗易汇的贴吧上,其维权者处处可见。比如钱存到安贵商城上,随着停止交易再也取不出钱来的小李;比如五星中阿买的普洱茶停止交易,20多万出不来的小宋;比如在蓝海文交亏了20多万元,老婆本全陪进去了的小杨;比如在湖南华夏购销汇亏了一万多,被退市平仓剩下几千还出不了金的阿强;在宗易汇里面买了华强文交所,骗了差不多十万,还有一万在里面钱又出不来的小王等等。

 
 

(上图为截止2017年5月15日,在宗易汇贴吧上的受骗者情况)


      目前,在宗易汇平台上的受骗者已经单独建立了一个名为“宗易汇受害维权群”的QQ群。
 
 

 
 
 

监管不当,骗局滋生

 
 
 


 
      事实上,这些矛头指向宗易汇的原因更多的并不在于这款APP或其官方网站上,而是在其平台上堂而皇之出现的一些诸如邮币卡之类的骗局。因而,有入局者直指其监管不力,为邮币卡等业务提供交易信息,具有重大过错。


 
      2016年,海淀法院受理了一起因邮币卡买卖而引发的合同纠纷。原告周女士3月通过互联网交易综合服务平台“宗易汇”,以3.3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中国工艺艺术品交易所有限公司的邮币卡后,该邮币卡价格却连跌多日,造成周女士损失近2.85万元。后经周女士核实得知,她购买的“06华侨套票”其实并未被批准上线交易。
 
      2018年,新浪金融曝光台收到谢先生对南京文交所的投诉。谢先生称,南京文交所与其经销商南京众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合作进行邮币卡交易,他投诉南京文交所伙同南京众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涉嫌违法经营、非法诈骗。谢先生表示,2015年12月,他通过宗易汇APP在南京文交所注册1011号段,并陆续投入资金40余万,目前在南京文交所持有回音卡片十几万,自2017年7月南京文交所停盘后无法提取账户资金,合计达30万元。
 
      同样在这段期间,受骗者易某通过宗易汇网站页面搜索到远洋恒利,进入该交易所“河南远洋恒利艺术品中心”后下载“远洋恒利交易客户端”。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该系统交易价格始终由远洋恒利交易所实时报出,易某称其实际由其幕后操纵交易,通过“高出低限”的手段,非法套取客户资金。其操纵方式是:交易申请视为投资人会员提交的交易委托,当投资人会员提交购买申请时,应保证交易账户有足够的资金,系统会在申请有效期内,锁定相应的金额,并通过股票分析QQ群操盘手向群成员鼓吹邮币卡个别品种一定会暴涨,让大家听其指挥做好准备,诱导群员包括原告在内不断追加保证金、频繁交易。

 

 
      除了对远洋恒利的指控外,易某还认为,宗易汇公司是宗易汇网站的版权所有者,其未经审核允许恒利公司以交易所名义在其网站上公开发布,并发布与远洋恒利艺术品中心相关的大量信息,并提供APP供被告恒利公司开展邮币卡电子交易,具有重大过错。
 
 

 
 
 

金网易购,大同小异

 
 
 


 
      此外,调查还发现,宗易汇的掌舵人关键此前在一段时间内一直以北京金网安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身份示人,经查,该公司的五位股东与众易汇公司的五位股东完全一致,这让人不难揣测这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
 
      那么这家公司开发的交易软件是不是和宗易汇也是异曲同工呢?据《央视315晚会曝光名单完整版》披露,央视曾曝光了天津利安达、广东中梵、黄金之星、新天地、青岛银嵘等贵金属投资平台,而制作可操作交易的软件的公司有上海傲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长沙华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也被相继曝光,而北京金网安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恰恰名列其中。

 

 
      2018年,《中国经营报》发表文章《“港资”文交所疯狂“割韭菜”,金网易购或为服务商》,该报道称金网易购平台由宗易汇、E投联合发起,主营业务是一种商城形态的交易模式。且金网易购曾为大陆地区多家知名邮币卡平台提供服务。据邮币卡现货行业自媒体“中亿财经网”2017年2月披露,从2017年1月至2月间,就有包括南方文交所、南京文交所、金陵文交所在内的8家邮币卡平台宣布与金网易购“达成战略合作”。
 
      不久前,期货日报也曝光了贵州遵义指南针商品交易有限责任公司(贵州指南针)是一家无批文的交易场所,且关于它的负面舆情不胜枚举,百度贴吧、天涯论坛、人民网、中国证券报等多家网络平台都有相关的维权记录。维权记录中多是控诉贵州指南针涉嫌诈骗导致巨额本金亏损的消息。
 
      调查过程中,期货日报记者根据工作人员提示下载了交易软件,行业一位交易场所总经理接受该记者委托操作软件后表示,这是北京金网安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开发的T8版本,连续现货交易、撮合交易、匿名交易、标准化合约等,是不合规的。
 
 

 
 
 

后记

 
 
 


 
      2019年6月7日,牡丹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有些个人、机构、社会团体未经授权,私自以“牡丹国际”、“牡丹国际商品交易中心”、“牡丹国际总部”、LOGO进行推广活动,冒充“牡丹国际工作人员”、“牡丹国际对接人员”向客户推荐所谓“项目投资”、承诺“固定收益”、诱导客户开户。为此,牡丹国际方面称其从未在线下、网络上进行任何形式推广活动,从未推广任何项目投资,从未承诺任何固定收益。

 

 
      近年来,互联网金融风险已经是当下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了,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电子盘在短期内的积极意义或许可以带动地方的实体经济发展;但从长期看,如果没有人监管,基本上就可以认为是一个“赌局”,后果相当可怕。而在此番声明后仅仅四天,“天香倾城现货挂牌牡丹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推介会”就规模盛大地大操大办,孔庆硕甚至还出席了这次活动,此举究竟意味着什么?此后,牡丹国际是想把与天香倾城之间的关系与责任撇得一干二净,还是听之任之,亦或是“双剑合璧”?对此,头条资讯平台将继续保持关注。